真是不一样的人生啊

“把揽说事过钱”即替人打官司,替别人说情或办事,从中收取别人的感谢费。与官府勾结谋取经商特权是西门庆获取暴利的主要手段。

不仅收取快活林周围“百十处大客店,三二十处赌坊”的“保护费”,就连过路的妓女也要先来拜施恩的码头,“才许她去趁食”。

可是在宋代,他属于吏,朝廷是不给工资的,是县长给他一点补助,给他一点津贴。可是宋江到哪儿都是下“及时雨”,那个“及时雨”是怎么下的呢?

各店家并各赌坊、兑坊,加利倍送闲钱来与施恩。施恩得武松争了这口气,把武松似爷娘一般敬重。施恩自此重霸得孟州道快活林,不在话下。

梁山设计借李固之手把卢俊义弄进死牢后,李固就找到了这位蔡监狱长,准备出50两黄金买卢俊义一条命。

小吏出身的宋江靠津贴和补助,显然是生活不下去的,他的生财之道有两个,一个办法就是敛钱,也就是贪污,换一种好听点的说法,叫灰色收入。

郓城县人,为县步兵都头。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长。他曾领着兵丁到晁盖庄上白吃白喝,诈了十两银子,刘唐为此还追上和他打了一架。

可见,宋江是有钱的人,不然怎么帮助别人。要知道,在江湖里有名字起错的,“绰号”可不是乱喊的!我们来看看《水浒传》里的富豪吧。

四、蔡庆

在《水浒传》中,西门庆原是阳谷县的一个破落财主,后来开了一家生药铺。靠着这个药铺,西门庆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。而西门庆卖没卖假药,就不得而知了。

其他盐商却只能干瞪眼,看着钱让别人赚去了!

宋江既然可以帮晁盖,就还可以帮李盖,可以帮王盖,那他赚的钱就肯定很多。宋江就是用他的这第一桶金去广交天下江湖好汉的。

宋江在没上梁山前,就有了“及时雨”的美誉。这是靠撒钱推销仗义才换来。宋江要撒钱,但他当年不过就是一个押司而已,换在今天可以叫做县政府办公室主任。

后蔡一权任两淮巡盐史,蔡状元行使两淮盐运使之权,让西门庆比别的盐商早掣取一个月盐引,使西门庆在短短一个月轻而易举的谋取了两万两银子的暴利!

一、宋江

而武松对此缺少一根筋,不分善恶,对施恩的作为没有自己的道德评判,只凭所谓的义气帮施恩去“黑吃黑”。武松打跑蒋门神走后,书中这样描述“自此施恩的买卖,比往常加增三五分利息。

三、西门庆

蔡监狱长是什么人,李固的手段能瞒过梁中书、却瞒不过他老人家,所以就点明你李总监吞了整个卢氏集团,区区50两就想要我帮你擦屁股?

看完这段描写,就能知道这条利用职权在监狱里帮人消灾的财路,蔡监狱长肯定用过不止一次。而且从谈交易的老练程度来看,蔡庆是个相当精明的人,在地方上也不是善种。

而在《金瓶梅》中的西门庆可是了不得。西门庆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呢?首先来看他的原始资本的积累。

如新中的状元蔡一权在回乡探亲时路过清河县,应邀请到西门家打秋风,不仅有好酒好菜和美色伺候,临走还借去白银一百两。

《水浒传》中的蔡庆是蔡福的弟弟,大名府专管牢狱的小押狱,是个有名的刽子手。他生来爱带一枝花,人称”一枝花蔡庆”。

《金瓶梅》第一回说他“作事机深诡谲,又放官吏债……专在县里管些公事,与人把揽说事过钱”,这里“放官吏债”,即把国家财产拿出来放债,收取利息。

永利集团,施恩是个官二代,仰仗其父在牢城营当“管营”的权势,牢中盘剥犯人,牢外充当黑社会头头和保护伞。

说起水浒,里面首先要提到的就是梁山扛把子宋江,此人被称为“及时雨”,仗义疏财的名声传遍四方,宋江救济了很多“江湖好汉”。

雷横仗着自已是执法部门的人,没钱也横,将人家白玉乔一个上年纪的老人打得“唇绽齿落”。

二、雷横

水浒中的监狱黑幕重重,当年戴宗戴监狱长就曾扬言过,弄死个把犯人不就像弄死个苍蝇一样轻松嘛。这种生意对蔡监狱长来说风险很小,利润则极大。

比如说晁盖,因为宋江给他们通风报信,当时带着黄金前来酬谢。这只是他的灰色收入里的一次。

没门!至少要来个10倍,500两黄金才行,李固说没问题,500两就500两。交易谈成,蔡庆就让李固第二天来收卢俊义的尸体。

五、施恩

施恩从监狱里弄了一些亡命之徒做打手,在快活林开了一个酒肉店,干的是强买强卖的勾当。

蒋门神凭借自己的暴力和身后张团练等人的势力,夺下了施恩的快活林。施恩在牢营中对武松的照应,目的就是想借武松之手除掉蒋门神,把武松当枪使。

相关文章